首页 散文 正文

原创散文:午后

新浪新闻
2021-08-18 读取中...

文/李云风

天空 中的飞鸟展示给我一种自在的形态,动作直接目击者,我,飞鸟,以及飞鸟游弋其上的布景相仿的 天空 ,组成一个统一的在场形态。我是飞鸟,也是 天空 。这边异国主体,恐怕主体已经参加到客体之中,被客体搀杂,成了客体自身。

但要是我置身在一间人造的屋内,透过窗子去感觉 天空 中的飞鸟,我的参与者的身份就很值得质疑,周围的墙壁和薄薄的玻璃会成为我的障碍,我会实际的感触羁系和分隔。或许,我不妨把飞鸟算作我游动的意识,并把它化入我的主体意识之内,但这并不及解脱我的被囚之感,反而强化了它。

屋内的我是隔离的,他不能举动在场者融入到飞鸟和 天空 组成的举座的在场。房屋是一个囚笼, 天空 和飞鸟在笼子之外,以无边的在场形态围裹着我。

这是一个常日的午后,当我写下这句话时,我记起了良多如许的午后,以及良多午后对往时午后的追念。恐怕在未来的某日,我也会追念此时此刻,这是势必的。但其时我与此时此刻的我已经阴阳两隔,此时的我是未来的我的逝者。此时我活着,但在未来,此时的我已经死去。

我不停纪念留在光阴中的我,他是那样孤独,像一个影子,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却无法看清他脸上的神气。他在梦中,步辇儿时在梦中,发言时在梦中,无时无刻不在梦中。我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梦,看一个梦游的人。由于此时我醒着,唯有如今、此时此刻我醒着,但此时此刻在将来也会造成一个梦,我如今的醒悟仍是在梦游中。

但我知道,势必有那么一个功夫,我将再也不会感觉到而今,感觉到此时此刻,感觉不到一个常日得不能再常日的午后。自然,也就不再有回想,有追念,有一个在昔日梦游的影子。

这是一个冬日的午后,外面的天光已经娴静下来,远山,近树,覆雪的大地,横亘的村落,以及屋内的我连绵成一片清淡的迷蒙。有良多个云云的午后,我坐在窗前的这个地方上,从册页上抬起头,把眼光眼神投向窗外,感触着同样散淡的心境。

屋内浑家和 女儿 都在熟睡中,她们也是这个午后的一部分。 女儿 不久前才回来离去,她他国回来离去时,只有浑家睡在这午后的年华中,但当时我就初阶联想 女儿 的归来,联想我此时正在默享的工夫。

这个工夫准期到来,它表明了年华不可逆转的伸延本性。根据同样的本性, 女儿 还会在不久后的某一工夫离开,此时她所攻下的这个地方将空空如也,我只有凭想象本事把这个地方再度恢复。而此时, 女儿 确切地沉睡在那儿,以她细微的呼吸证实她在我性命中的存在。

云云的时刻珍贵无比,因为我无法让它好久保存。预先对年华的想象妨碍了我,让我在享受某种暖和的同时,又如斯的忧伤。而这一切熟睡中的妻子和 女儿 毫无察觉,她们在年华中幸福的沉眠,而我在年华中幸福的忧伤。

李云风,原名李云付。一九六六年出生,在「阳光」「作家宇宙」「延安文学」「百花园」等几十家杂志宣告小说 散文 诗歌,获取2011-2012年首届「延安文学」奖,吉林省作协会员。

非常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概念,不代表新浪网概念或态度。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余问题请于作品公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关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新浪新闻 网址:http://youngasslickers.com/p/019846871606.html发布于 202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