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正文

「散文」行走在大地上的紫藤

新浪新闻
2021-07-06 读取中...

赓续几日的和风暖日,小院里的叶们花们全都急急地打开自己。银杏树穿上了清新的脆绿衣裳,一副高视阔步忍俊不禁的模样。叶茂花衰的海棠枝头,竟又探出几粒可爱的娇红小蕾,艳若美少女嘟起的红唇。最是慢性子的石榴树,也冒出了无数羞涩的小芽芽。老师舀出莲缸里有 落花 与浮沫的水,浇向缸边的植物盆,小狗 君君 摆荡鼓动感动的小尾巴,跟当年,立起,趴伏在盆边,向水湿处好奇瞧去,又伸出舌头舔舐。我踢 君君 玩具,它即转身乐趣十足地猛跑快逐,儿童似的缠绕足边尽情撒欢。孤寂一冬的小院,重又旺盛起来。

牡丹花争芳斗艳光色灼灼之时, 紫藤 花开启了盛大花事的序幕。花串最顶端的蕾起首绽放,好像机智轻巧的探路时尚。之后,也不外三两天的功夫, 紫藤 花便串串垂落如瀑似锦了。蜂们应着香芬的呼吁,不知从那边纷繁赶了来,一只只都似喝醉了酒,不住地营营嗡嗡,痴狂流连于芳香蕊瓣。

夜来。初升之月大而圆,只左下角有似被磨损的创痕,月面呈怀旧的软黄色调,有早年隆冬灶膛般的温暖感。更阑时,月小了些,却神采清奕精光四射。月筛花影,花垂香芬。立于月夜的 紫藤 架下,抬头承接植物的温润芳软,久久不愿回屋。这边,尘世俗念无可容身。好想将眠床移设于这幽清迷离的花月之下,以期取一夜清卧。静立于斑驳影中,抬眼痴痴凝望。恍惚感到近旁有微微的气味流动,垂头看,呵,接近我脚边左侧处,并排静立着同样企盼的小 君君 。我笑了。一个女人,一只小狗,一地影,一架花。这,是不是一幅画?

牡丹花衰弱的期间, 紫藤 开到了花串一半处。此时的 紫藤 花串犹似 风铃 ,有 风铃 肖似的格式方式、 风铃 肖似的色泽、 风铃 肖似的玲珑,谛听,呵,似还有 风铃 肖似的洪亮声响。 紫藤 叶也按捺不住了,从蔓上挤出来,蔓高高伸出于藤架,好奇地翘首顾盼紫白色花海。

花香如沸。置身 紫藤 花下,不能不想起这四个字。花串累累垂垂,如海似瀑。聚合的香气,经暖阳赓续熏蒸,愈发地醇浓了。蜂们像被注射了兴奋剂,大大小小无数只,在花蕊间东飞西舞移来换去,嘤嘤嗡嗡的合声震颤花叶,溅出声、色、味的跳珠浮沫无休无止。

原野里,传扬的菜花收了黄,孤寂的枝梢绿已满。是的,不管你怎么想,春,已悄自摒挡好行装绸缪离场。

泡桐将花期安排在暮春。办公室南窗外,遥遥地,能够望见一树新颖丰茂的紫花。上班途经的小洋河南也有一大棵。桐花的紫,要比我家的 紫藤 花更深更稠浓些。

紫藤 花沿途顺序开下来,已直逼低垂花串的最底端。除了使劲吸入流蜜似的花香,拿手机咔嚓咔嚓乱拍一气外,我实在不理解拿这昌大的花阵如何办。早开的花儿已开端掉落。 紫藤 花初落的阿谁早晨,刚开了门,老师便拿扫帚欲去打扫。我说,不扫。他便住了手。大约他也想起女儿小说里的话:“我厢房的小天井里种了不少的花花草草,现在已是临近暮春,落英缤纷,我也懒得去扫,感应满地的粉白盈黛实是别有凡是韵味。”也正如女儿所写,踏在这些 落花 上,细听,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女儿向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如何写起花花草草竟也如斯像模像样?这婢女,每每叫我感到不测。

师长教师伸手揪拽架上昨年的老豆荚壳,不料牵动了藤架,花间埋头吸吮的蜂们呼地一下子飞起,扯着嗓子嗡嗡地呐喊很不满地乱冲乱闯,那大个头的蜂比蜜枣还肥些,凌空时似一架架玄色的小直升机,那模样那气势,看上去还真有些唬人。架动蜂飞的同时,花们,扑簌簌地直往下掉,轻轻覆在已干涸的 落花 上。

花开花落自偶尔。看花落,不伤,但仍有恍惚的忧郁。

紫藤 花的相伴,令我的追思,沾携了幽远的淡紫芳华。来由:国土讯息眼非常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念,不代表新浪网观念或态度。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另外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关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新浪新闻 网址:http://youngasslickers.com/p/4188n6bm.html发布于 2021-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