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正文

「此日作家」王恩豫 ‖ 骑行娄山关

新浪新闻
2021-08-17 读取中...

文/王恩豫它既不巍峨壮观,也不纵横险峻,仅仅是横卧在两山峡谷间一座山岭,却横空出世,独领群山风骚,一是缘于毛泽东那首诗词「忆秦娥 娄山关 」,二是那场载入中原革命史乘的战斗。此山即是 娄山关 ,地处贵州省桐梓县境内。不久前的整天,我把自行车托运到贵州省遵义市,骑自车去访问 娄山关 ,遵义至 娄山关 ,60km.路,该当说是轻车熟路,整天即可骑个来回。

都明白贵州多山,纵横千里沟壑遍地,而且雨水亦多,天阴阴柔柔的,雨水裹挟着雾气,时而弥散,时而消散。这天,当我乘火车达到遵义时,天正落着雨,淅淅沥沥,把具体都邑浸染得湿淋淋的,觉得那一幢幢高楼大厦正浸泡在一汪汪水里。而雨又不同于北方的雨,好似一位病入膏肓的白叟在喘息,气若游丝,时断时续,水声滴哒哒的,敲打着大地,既不急又不慌,极富节奏感。我当然不会止步不前,当即穿上雨衣,迎着斜风细雨出发,奔向那血色之地一一 娄山关

一般来讲,中原的城市伯仲之间, 骑行 于任何一座城市,其实就是在楼房的丛林里夺命奔逃,压抑而憋屈,告急而忙乱,令人不敢大口喘气。好在遵义城不大,我很快出了城,然则,群山又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一座座山虽说不高,起起伏伏,却似乎一扇庞大蒸笼中的馒头,被大自然无形的手悄悄地拽长,又拽长,然后连成片,以一种海洋十级台风的气魄,征求着我上下震撼,魂灵出窍……到 娄山关 山下的时候,岁月已经临近正午,雨仍然下个不断,由于自行车前轮异国装挡泥板,随车轮飞溅起的水花,几乎具体落在我的两条小腿上,裤脚湿了,鞋里也灌满了水,骑一阵要停下来,脱鞋倒水。正值路旁有一家快餐店,饭食既低廉又实惠,每人十元钱,七八样小菜,加上汤和米饭,没关系尽情地吃。吃完饭,冒雨推车进入大门,劈面是一道庞大的石壁,上面刻着一排排字,笔迹粗野豪爽,好熟悉的字,显着是毛泽东的诗词。石壁两旁是一组群碑,它们簇拥着一座雕像,高大挺拔,一霎间便动摇了我。退休这些年,我或骑自行车,或坐车,把 红军 往日长征时的关节之地,几乎探望了一遍:延安,六盘山,泸定桥,瑞金,哈达铺,井冈山,磨西镇,腊子口,安顺场,等等。因而,见到了诸多追念 红军 的雕像,但刻下这尊雕像,堪称大师之作,高耸入云的危崖上,凸雕出一个庞大的 红军 八角帽 八角帽 下是一排直插云霄的红缨枪。我抑制着内心的冲动,紧贴着 八角帽 合了一张影,而那一场浴血激战也尘烟泛起扑面而来:1935年1月, 红军 长征途中占据了遵义城,国民党军围追堵截,在此隘口设防,想一举覆灭 红军 红军 为了保证川黔根据地,在杨成武的带领下激战全日一夜,夺下此隘口,全歼守关之敌。一场以弱胜强的战斗,一场出奇致胜的战斗。毛泽东获此成功喜信后,兴奋之余,挥笔写下了长征中最为悲壮的诗「忆秦娥 娄山关 」。

此时,硝烟散尽, 娄山关 成了血色纪念地。我扶车而立,仰面眺望周遭的群山,树丛中绽放出一朵朵灿艳的杜鹃花,漫山遍岭,在蒙蒙的微雨中,火相仿焚烧着。我爬上隘口,立在战壕的边缘,感觉着毛泽东笔下赤军冒着枪林弹雨冲锋拼杀的豪举: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此刻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王恩豫,宝鸡供电段职工。已宣布 散文 小说一百余万字,作品散见「华夏铁路文学」「北京铁路文学」「天山路」「驼铃」「都邑文学」「芳草」「庶民铁道报」「陕西工人报」等报刊杂志。

出格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概念,不代表新浪网概念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颁发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相关。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新浪新闻 网址:http://youngasslickers.com/p/719760596860.html发布于 2021-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