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正文

「品读」“一部关于尊严、志向和慈爱的交响曲”—散文集「小精神」中的人道摹写与诗情

新浪新闻
2021-07-29 读取中...

文/朱凌  郑润良正如良多评论家所瞩目到的,吴佳骏的文字表达的是一种生命的可疑,一种以关爱、决心和灵魂为依托的良知担承,面对糊口坚实的那些关头,去握住它,让和煦慢慢分泌出来。北岳文艺出书社近来给他出书的新 散文 集「 小魂灵 」,也同样带有这种现实的“人道”和和煦的“诗情”。正如作者所言“我是这些 小魂灵 的观察者、记录者,它们带给我冥思和空想,带给我在世的轻和重,上和下,左和右,里和外,正和反,肉和灵—我经由过程它们看人生、民心和人道。”吴佳骏的 散文 贴近地盘,贴近现实,贴近人情,贴近切实的人生体验和随之而来的人道升华。吴佳骏的文字回忆与感想与其糊口履历和墟落回忆有着密切关系,「 小魂灵 」中有他的乡人、邻里、先生、同学、朋友等,与亲族相关的如父亲、母亲、祖母等。云云的人物设置和故事出处也在必然程度上确定了他的叙事和抒怀格式,叙事的细致入微,抒怀的温情脉脉等特点。

「小魂魄」秉承了吴佳骏习用的叙事大旨,常见的高频词是“乡愁”、“都会生活艰辛”、“流离”、“寒冷”和“心灵魂魄”等,这些都是有他的乡村记忆和亲情认知衍生而来的。这些大旨写作动力源于作者的劫难意识,即他写作伊始便有的激活自己“个体心灵魂魄”和激活周遍“众心灵魂魄”的文学意识,这种“写作志愿”会带来持续的、有效的创作动力。

诚如法国文人勒内•夏尔所说:一个写作者不能久远地在说话的恒温层中倘佯,他要想不绝走自身的路,就应该在痛切的泪水中盘作一团。乡村是吴佳骏 散文 的根,贫苦和寂寞是生活对他文学创作的馈送。由此,他对人性和运道有了深切的体认和感到,对生活意义有了奇特的知道。他一边静默地凝视着父母和乡邻们在原野里劳作时谦卑的背影,同时在内心经营着对乡村的叛逃。在「山路」中他怀念着父亲手脚村医走在崎岖山路上的“救命者”身影,同时,他向往着“逃离”—“阿谁工夫,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从这条山路走出去,再也不要返来。”然而,吴佳骏 散文 的艺术魅力并非合座源于作者的乡村追念和亲情体认,它超出了情绪和追念,而对人性进行悲悯关注和诗性的摹写。

「麦收」中将我的“孤独感”书写得淋漓尽致。“我不外是一个在农村出生长大后,摆脱农村又返回农村栖身的游子—我是个旁观者、怀乡者和寄居者—我是异国资格评论辩论收获的,我顶多不外是一个怀揣着‘收获之梦’的人。”我不光是都市的旅居者,也是农村的流浪者,与那群劳碌麦收的庄稼汉的扎实感分歧,“我”感应命若琴弦,无处安身。他经由过程内心的、细节的体现和还原,去撕裂现实农村的苦和痛。让这种苦和痛,注入时光与魂魄的深处,嵌入社会变迁下农村的实质。在深重、舒缓、惆怅的笔调里,还原出一个满堂的、彻底的、切实的农村全国,并对现实中的人道进行拷问与救赎。

重庆为巴蜀之地,原先以诗歌着称,自朦胧诗今后,到“第三代”墨客群体的崛起,川渝诗歌恐怕“巴蜀诗坛”的成果,攻下了中国诗坛的半壁山河。所以,巴蜀作家的创作都带有巴蜀奇异的诗情诗性。而吴佳骏 散文 显示的是对现实的切入,且充满沉重的诗性。他的 散文 借鉴孙犁、沈从文、汪曾祺、张中行等人的诗意 散文 的创作式样, 散文 说话富有质感,文字平淡朴实而又不失伶俐,营造逼真画面感和诗歌的曲律感。

「小精神」中各篇 散文 的诗性内化在说话的叙事和抒情之中,分泌在作者的体味和忖量之中。在描绘里叙事,在叙事里抒情。于是,吴佳骏的诗性不仅是翰墨的表达,更是一种思想方式和人生态度的显示。正如作者所言:“我每每从风吹树响中听到绿叶对根的眷顾和祷告,每每从一朵花的微笑中看到万物的荣枯和发展,每每从一片白云的变化中感到到天下的沧桑和无限,每每从一场雨水的急缓中窥视到眼泪的天国和地狱,每每从一缕阳光的厚薄中体察到彼苍的白天和夜间……”如「秋池」所写:“顺着树林往前走,有几条分叉的小径。铺满了黄叶,厚厚一层。这些黄叶是野鹿跑步时脱掉的外套。它们不须要穿着外套撒野,就把衣服脱下来,送给路旁的小蚂蚁。我从此中的一条小径上走过,瞥见有几只蚂蚁正在试衣。低声密语的神色,恰似几个自然界的模特在相互观赏和冲凉。”它的说话是有诗意的,但它将主观的感到和联想与客观的自然景观融于一体,写“野鹿”在“树林”中“奔走”和“撒欢”,联想它与“蚂蚁”伙伴的热心交换和赠给,表达了“我”的“沉醉”与“盼望”,这儿包孕着作者特有而丰富的诗性思想和抱负。

同时,吴佳骏 散文 的成果得益于他举座而真实的糊口细节感知,以是,他创造性地将真实的、“的确的诗性”引入实际感极强的 散文 写作中,增添了文学性。作家对糊口场景和近乎逼真的联想信手拈来,如在「炊烟」一文中,写到的一位背柴的老妇人,“干柴压在老妇人的脊背上,那超过她脑壳的凌乱枝桠刺向夕阳,似乎她的后背上长满了犄角”。这极尽苦痛又极端实际之美,唤醒诗意。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笔下始终联贯着对宇宙、人命、人道的敬畏和对生计际遇的感恩之心。这便升迁了吴佳骏 散文 中“实际诗性”的意义。

如果说,对人性的深刻解悟让吴佳骏有了魂魄的向度,诗情则让他的 散文 有了抒怀的标致。「小精神」恰是在对人性人情的现实描写中传递具有诗意的人文情怀,即以“小灵魂”的翰墨誊录展现出“大精神”的魂魄全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念,不代表新浪网观念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此外问题请于作品公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新浪新闻 网址:http://youngasslickers.com/p/afu6x09c.html发布于 2021-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