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 正文

幽暗中的一缕光,饱含呐喊和希望,从诗歌中见证阿富汗曲折命运

环球网
2021-08-20 读取中...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随着 阿富汗 塔利班占领京都喀布尔,从新掌管政权,这个战火纷飞的国度再度吸引了世人关怀的目光。在动荡不安的局势之下, 阿富汗 人有着何如的现实生活和内心世界?恐怕,可能从 阿富汗 诗歌 中找寻答案。

一位诗人与一个民族说起 阿富汗 文学,很多人第一岁月料到的是风靡全球的「追风筝的人」,其作者卡勒德·胡赛尼是 阿富汗 裔美国人,他曾在接纳采访时说:“ 阿富汗 是诗人的国家。假使去 阿富汗 ,你在街上碰着的任何一个人,哪怕不识字,都不妨背出很多区别诗人的诗篇。” 阿富汗 地处中亚、西亚、南亚的交汇处,是名不虚传的“亚洲心脏”,自古便是东西方陆路交通枢纽,被称为古代东西方文明的“十字路口”。正因地处交通要道,汗青上不断有征服者的铁蹄踏足这边,以是 阿富汗 人的 诗歌 与他们的民族运道息息相关。恍若这个民族在步履蹒跚地迈向当代的路上发出的阵痛与呻吟。

史册上 阿富汗 人并他国树立自己的国家,直到一十七世纪的一位诗人,发出了为 阿富汗 掠夺零丁与自由的第一声呐喊,他便是胡什哈尔·哈塔克。他曾是哈塔克部族酋长,被尊称为“胡什哈尔汗”。最初他与莫卧儿人关系密切,但被押往印度扣留了两年之后,他开始思量自己的灾祸与民族的运道,呼吁 阿富汗 人团结起来,联合顽抗占据 阿富汗 的莫卧儿帝国。从此,胡什哈尔开始用普什图语写作,促进了 阿富汗 的民族觉醒,被称为“普什图文学之父”。在他的笔下,普什图行为一个民族涌现, 阿富汗 则行为一个政治体与莫卧儿帝国对立。胡什哈尔在 诗歌 「雄鹰第一次刚冲出窝巢」中如许写道:雄鹰第一次刚冲出窝巢,它就该翱翔得比鸟儿高,由于,它的猎物便是鸟!

我的同伴,疆场上要呈现得勇敢无敌,要像那荒漠中把自己看成狮子的狐狸。

诗中洋溢着彭湃的自傲,充满了青云之志。胡什哈尔带领了 阿富汗 的民族抗争,虽然抗争终极败北,晚年的胡什哈尔也众叛亲离,但他的 诗歌 终极化为涓涓细流,劝化了后世的 阿富汗 人。

对抗陵犯的短诗曾流行到了近代,国际局势风云变幻, 阿富汗 成为大国博弈的缓冲地带,英国三次入侵 阿富汗 。直到1919年, 阿富汗 才宣布单独。在3次抗英干戈时候,对抗陵犯的短诗和民歌非常流行。 阿富汗 现代墨客克亚鲁丁·哈代姆有一首着名的「 阿富汗 之歌」,创作于 阿富汗 捣毁帝国主义统辖得到单独从此,充满了高昂的民族自豪感。

如美玉镶嵌在中亚西亚高山之巅,呵,我是 阿富汗 阿富汗

洗浴过数千年的春风秋雨,我在这万山丛中光彩绚丽,我的汗青充满了英豪传奇,呵,我是 阿富汗 阿富汗

史籍的年华里有几何兴衰更替,有几何民族在铁蹄下黯然消失,而我却始终举头卓立,呵,我是 阿富汗 阿富汗

女孩组成隐私诗社孑立之后的 阿富汗 ,在重修的路上还是困难重重。女性的境况更是艰难,她们大多糊口在偏远的山村,早早嫁人,饱受家庭暴力的摧残。良多女孩组成隐私诗社,实验用 诗歌 发声,匹敌她们被摆布的运道,极少人于是面对死亡威胁。她们的 诗歌 充满无助:“身陷角落樊笼的我,笼罩着惆怅悲伤。我的双翼被缚,无法飞翔。”在这首诗的末了,作者纳迪亚·安朱曼悲怆地写道:“生为 阿富汗 女子,我欲哭无泪。” 阿富汗 女性还用短诗匹敌强制的婚姻,“和你睡在一路,就犹如睡在充满霉菌发黑的玉米秆上。”也有人开头关切国度的运道:“你关上了上学之门,我也成不了医生。然则牢牢记住,你也会有扶病时。”目前,塔利班重归喀布尔, 阿富汗 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当代 阿富汗 文人乌尔法特的一首诗「新思想」,或者表达了 阿富汗 人的踯躅:我走遍工具,踏遍各地,寻访了全数的人。

我寻遍了每一座都会,但是非论谁家也别国它的地址。

我所要的器材这儿找不到。但是那些想作高官的人却不妨找到进身的阶梯。

想要获得新汽车的人已经坐上了新汽车;想要兴家的人的金钱已经把银行塞满了。

只有我的抱负未能实现。因为我想要的工具实在很稀罕,然则我特殊希望能得到它。

是呀,我需要的是新的思想和新的世界。

对付 阿富汗 人来说,不论前途怎样,至少另有诗。它是幽暗中的一缕光,是 阿富汗 人运气的大叫,是希望,也是宗旨。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环球网 网址:http://youngasslickers.com/p/bqnfygvw.html发布于 2021-08-20。